高剑父的人物事迹

当前位置:beplay888体育 > beplay888体育 > 高剑父的人物事迹
作者: beplay888体育|来源: http://www.oujiafz.com|栏目:beplay888体育

文章关键词:beplay888体育,革命剑的剑身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1909年的广州河南,鳌洲外街担竿巷,一家新的裱画店开张了,店名为“守真阁”,还有一副春联,其中有字:“糊涂世界”。

  同年不久,又是广州河南,保安社附近,一所名为“美术瓷窑”的瓷窑开张了,就在附近,还挂着“博物商会”的招牌,商会对外宣称是日本人办的。

  “守真阁”并不“糊涂”,而是同盟会广州分会的总机关,而负责人就是高剑父,“糊涂世界”就是高剑父手写的,不是说裱画店糊涂,而是暗讽清廷糊涂。1905年,高剑父第二次东渡日本进修美术,在遇到异国艺术的同时,也遇上了革命思想,1906年,高剑父加入同盟会,1908年来广州,翌年,任同盟会广州分会主盟人。高剑父奔走广东、香港、澳门之间,抨击帝制,宣传共和,发展会员。大名鼎鼎的陈炯明就是高剑父介绍入会的。

  “美术瓷窑”比“守真阁”更神秘。这里真有一个窑,不过不是用来装瓷器的,而是用来装炸弹和武器的。谁来负责这个秘密的机构?还是高剑父。清朝的军警不是吃素的,有所风闻的他们,也来搜查过一次。然而,由于这些炸弹和武器隐藏得太巧妙了,军警无所获而返。

  不仅炸弹和武器是安全的,人也是安全的。高剑父所辖的革命机构,无一被破坏,会员无一被捕。故而同盟会的人都称高剑父为小诸葛。 清末的革命志士,有一种先秦刺客专诸、荆轲的风格,他们认为通过刺杀清朝的亲王、官吏、将军,可以重创清廷,推动革命。高剑父也受此风气影响,他对曾经刺杀广东水师提督不成的同盟会员刘思复说:“我们必须成立一个暗杀团,集中力量扫除革命的绊脚石”。于是,1910年,“支那暗杀团”成立。团长刘思复,副团长高剑父。原址设在香港罗便臣道一间寓所内,因地址泄露,又改租摩士咭23号寓所。入团宣誓时,高剑父立于会场中央,举右手宣誓:“诸位同志,我们成立支那暗杀团,就是为一个目标,铲除清朝鞑虏,推动民主革命……”

  1911年4月27日,黄兴领导的黄花岗起义爆发。高剑父亲身参与了这次起义。起义前,参加的同志都以抓生死阄的方式分配任务,高剑父抽到的是“生阄”,担任外围接济和军械运输的工作。抓的虽然是“生阄”,高剑父却做好了必死的准备。起义打响时,高剑父等在广州南门,接应的同志未到,高剑父便强行进城,被清军开枪阻击,高剑父却不畏惧,攀上屋顶,扔下一枚炸弹。炸弹炸响后,引起清军举枪四射,高剑父伤右脚,攀瓦离开现场,乔装成小贩脱身。

  这是高剑父为革命扔出的第一枚炸弹。在以后的革命岁月里,他还要亲手制造炸弹,为末路清廷再送一程。 黄花岗起义失败,高剑父萌发要刺杀两广总督张鸣岐、广东水师提督李准为烈士报仇的想法。他与梁倚神、李应生潜入广州,以东郊龙眼洞婆髻岭作炸弹实验场。他们住进当地的昌大公司,以写生打猎为名,在密林里制造炸弹。炸弹研制成功,由同盟会会员林冠慈担当主要执行员,陈敬岳辅助。1911年8月13日上午,广州双门底,林冠慈将装在藤茶箩里的炸弹扔向路过的广东水师李准的坐轿,击中目标。不幸的是,林冠慈当场牺牲。陈敬岳被捕,不屈而死。遗憾的是,李准逃过一劫,未死。

  1911年10月,武昌首义成功,两广总督张鸣岐惶惶如惊弓之鸟,特请铁腕人物凤山将军南下。暗杀团将目标瞄准了凤山。高剑父收拾起丧失战友的悲愤,又投入到制造炸药的工作。吸取前一回刺杀李准失败的教训,此番制造的炸药配备了能凝固血液的毒药。为万无一失,高剑父、梁倚神、李熙斌等人在郊外拿小牛犊和两只狗做实验,均成功。除此,还有万无一失的行刺路线。高剑父、李熙斌、朱述唐三人选定三处作为埋伏场地:仓前街,在此处开设“成记洋货店”,安放炸药;又在双门底、惠爱中设置第二关、第三关。

  时机终于来了。1911年10月25日清晨,距武昌起义已有半个月的光景,凤山威风凛凛地来了。在天字码头上岸,一路上五步一岗,300旗兵全程护送。如此严密的保护,革命党有机会吗?清兵们注意到四周,却没注意到头顶,就在仓前街,一家小商店的楼上有块木板。从街上看,只是一块木板。从楼上看,却是一块装着炸药的木板,木板上还系着一根绳子,连接后屋。

  凤山的队伍走到小楼下,木板忽然松开,一声巨响,凤山灰飞烟灭,二十几个卫兵灰飞烟灭。不久,清王朝也灰飞烟灭。割开木板绳子,放下炸弹的,是同盟会17岁的少年英雄李沛基,事后他通过商店后门安然脱险。高剑父的第三击终于成功。

  革命继续发展,共和取代君主。高剑父曾参加中华革命党,参加倒袁运动。此后,他便离开政治运动,挥挥手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高剑父先生,做革命,便是纯粹的革命家,做艺术,便是纯粹的艺术家。

  辛亥革命后,与胞弟高奇峰赴沪创办审美书馆和具有强烈政治色彩的《真相画报》,并在孙中山再次流亡日本的时候,赴日加入了孙中山创立的中华革命党。在此之后曾多次尝试筹办美术瓷厂和中华瓷业公司,亲手绘制彩瓷工艺品,显示了艺术救国的抱负。孙中山逝世后,他把全部精力投入了新国画运动的倡导工作。

  所谓“新国画”,按照高剑父的解释,是一种“折衷中西、融汇古今”,“真美合一”的“现代绘画”。“它不是个人的、狭义的、封建思想的,是要普遍的、大众化的……是从古代递嬗演进而来”,“取古人之长,舍古人之短的,所谓取长舍短,弃其不合时代的、不合理的,是以历史的遗存与世界现代学术合一之研究,更吸取各国古今绘画之特长,作为自己的营养。”由于时代的局限,高剑父对西方艺术的了解毕竟只停留于表面的阶段,他所从事的融合中西艺术的工作,主要得近代日本画——特别是京都画派的启发;他所接触的西方艺术,主要是被近代日本画家所过滤的东方语汇。民国19年(1930),曾拟定了环游世界考察艺术的计划,但由于健康和经济的关系,最终只涉足于南亚地区。

网友评论

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